言情书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无双小神农在线阅读 - 第20章 一日之计在于晨

第20章 一日之计在于晨

        f林东对于屈小宏死了的事,没有关注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屋洗脸时,林东接到了周芸熠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你起床了吧,要来酒店和我吃早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芸熠的媚笑声直接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芸姐,一日之计在于晨,我得在家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是真的准备去练习“雷霆淬体术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诶诶,我可都听见了啊,你自己说的一日之鸡在于晨。那你还不趁着时间早,赶紧来酒店找芸姐训练训练?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周芸熠的浪笑声,林东想了两秒钟,才明白是“鸡”,不是“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妇老板娘真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芸姐,我今天来不了了,改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回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改日也行。”周芸熠故意将其中的一个字,咬得特别重,接着问道:“你也听说屈赌鬼开车自己把自己撞死了的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刚刚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你说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的巧,昨晚我和你听方晴讲述屈赌鬼的恶,你说只有屈小宏死掉,方晴才能真正不用再担惊受怕,没想到你一下说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随口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应验了啊。我记得我还说屈小宏这个烂人没那么容易死,除非天降正义,有侠士出手,现在弄得我都怀疑那个侠士,是不是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芸熠玩笑归玩笑,当然不是真这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话锋一转,嫣然打趣道:“屈小宏的死我不关心,我比较关注的是你的方晴嫂子,你和她悠着点啊,别下次我偷偷来找你,又在衣柜里发现没穿内衣的大胸嫂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芸姐,这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了。意思是下次你就不会让方晴躲衣柜里了,直接让她现身,和我一起伺候你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芸姐,你成功把我弄得不会接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要真想左拥右抱,将来也不是不能发生的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芸熠咯咯咯笑道,让林东无从分辨这是打趣,还是正儿八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屈赌鬼一死,方晴可能要被赌场放债的人非法骚扰,你和方晴熟,如果发现她想离家做事,你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芸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应道,周芸熠在和自己的浪聊中,把之前承诺方晴的事重提了一遍,其实很有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给方晴安排事做,不仅仅是提供一份营生,还意味着周芸熠会在星悦酒店保护方晴,让方晴不受非法讨债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通话,林东还没关闭手机屏幕,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哪位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筒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是我,孙青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很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在金山茶厂的三年,和个性清冷的孙青韵打交道的次数少,而且全都限于工作层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自己和茶厂没有了半点关系,孙青韵突然打来电话干嘛?

        “林东,你两次殴打我哥的事,今早我和我爸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青韵一上来,似乎就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平静地说道:“所以你是通知我,你们一家人都打算报复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正龙和崔岚玩完了的事,没这么快暴露,孙青韵显然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复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青韵轻笑,“恰恰相反,我不打算报复你。想必你在公司的时候,听过了我和孙正龙不和的传闻,那些传闻都是真的,这次我找你,是要你暗中站到我这边,对付孙正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东“哦”了一声,直接拒绝:“我不打算当你的内应,你可以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在和你商量,是命令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青韵的声音很冰冷,透着高高在上的倨傲和强势,“你必须替我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理由。”林东冷冷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孙正龙很快会再次报复你,力度空前的大!没我出手帮你,你爸妈只能白发人送黑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条理由就足够了。记住,你没得选,只能无条件当我的内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青韵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并没有如孙青韵料定的那样,感觉压力上身,被迫只能应从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笑了笑,说道:“你可以准备抽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孙青韵立即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,孙青韵气得将面前的水杯砸到了地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原以为能稳稳拿捏林东,结果林东完全不鸟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深呼吸了几次,孙青韵才将怒气压下,莫名地烦躁,下意识打开烟盒抽出了一支烟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吸了第一口后,突然顿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猜到她在生气时,会习惯性地点上一支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她打交道的次数分明很少,林东却准确把握住了她的小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对她有所了解。对强敌孙正龙的了解,只会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林东在和孙正龙的交锋中,做到了知己知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即使这样,他也无法战胜孙正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是一个能让孙正龙、能让我害怕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,孙青韵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给了林东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林东,你斗不过孙正龙的,我可怜你一把,最后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,限时一小时,望你好自为之!】

        短信发完后过去了四十多分钟,孙青韵不见林东联系她,也没再动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东不是傻子,肯定知道唯有投靠她,乖乖替她办事,才能免于被孙正龙弄残甚至是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嗡嗡嗡嗡,手机此时震动了,她拿起来接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龙出事了!你马上去废弃粮站,一定让医生全力抢救正龙!快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父亲孙名枭的声音,声音无比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好。”孙青韵抓起了桌上的车钥匙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正龙如果死了,对她是好事,但她非但不能狂喜,还得迅速按照父亲说的去做,不能敷衍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开车去的路上,她接到了镇卫生院一个医生朋友的电话,得知孙正龙和崔岚被发现死在了废弃粮站。

        死因是封闭的车内激烈运动,致缺氧、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劲,这很不对劲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青韵意识到,双臂刚刚骨折了的孙正龙,和被打掉了七八颗牙齿的崔岚,不可能在养伤期间这么疯狂地寻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正龙应该不是自行作死,那就只能是遭人设计,被谋杀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